http://www.5i81.org

澳门之光:曾一本海盗叛乱与葡萄牙人加入明朝番兵体系

澳门之光:曾一本海盗叛乱与葡萄牙人加入明朝番兵体系

早在1550年,葡萄牙人就正式踏上了澳门岛。十年内,依然处于嘉靖朝萧条状态下的明朝地方官,选择默认了这个既成事实。但对于这些依然属于新来者的番邦来客,还是保有天然的警惕。只是局势很快就朝着有利于葡萄牙人继续留在澳门的方向发展。

这倒不是因为明朝的官僚集团发生了根本性的概念转变,而是帝国日益沉重的海防负担与实质上依靠非体制内武装的路径依赖,催生了更多他们无法收拾的乱局。1568年的曾一本海盗叛乱,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

明朝军队的番兵依赖症

澳门之光:曾一本海盗叛乱与葡萄牙人加入明朝番兵体系

明朝军队其实一直大力依靠番兵作战

说起大明朝的武装力量,很少有人会注意到他们的数量从不能代表实质上的战斗力。从15世纪开始,大部分国初建立的军镇系统就区域崩溃。只是为了维持表面的稳定,不得已而继续予以保留。相应的,各种番兵番将在明军中的地位就得到了巩固。

纵观明军在那一个世纪中的大部分行动,无不需要仰仗番兵部队来给大而无当的主力军压阵。其中又以招募自北方边境两头的蒙古人是最为突出。哪怕出征目标位于非常不适合骑兵活动的西南山林地带,几万人的招募步兵身后也必须有至少千人级别的蒙古骑兵协助。在军队长期陷入南方战区后,又接着大量征集本地土司武装助阵。这就让明军在实质上成为了一支依靠蒙古骑兵和土司山地步兵进攻,内地征召兵运粮、修工事的奇怪组合。至于大量被留在军籍中的卫所人口,索性变成了供养中下级军官的奴隶阶层。

澳门之光:曾一本海盗叛乱与葡萄牙人加入明朝番兵体系

明朝用于海防的水师也主要由“番兵”构成

进入16世纪,明朝又感觉到海防压力倍增。基于同样的原理,他们也尽可能的在地方上寻找可供征召的对象。尤其是在海洋经济发达的广东地区,大量的走私海商被作为救火队员使用。最后索性纳入编制,成为朝廷认可的“官方舰队”。尽管这些以潮汕人为主的临时工,并不享有“番兵身份”,却在实质上扮演着蒙古人、苗人在陆地上的“番兵角色”。

但番兵可以被明朝招募,本身也存在同朝廷不对付的地方。很多潮汕海民本身就亦商亦盗,在连人带船的被招募进水师后,还觉得军饷不够填平自己在服役期内失去的经济利益。所以,即便被诏安入伍,也会继续利用身份为掩护,搞很多文官士大夫所看不上的闷声大发财活动。如果明朝的军饷经常能不及时发放,他们也就免不了掀起新的叛乱。1564年的水兵兵变和叁门之战,就是其中典型。类似的情况在之后也没有太大改观。

原本已经接受诏安的海盗首领曾一本,就因此在1567年重新宣布脱离明军体系。他和麾下的3000多人,分乘几十艘大小船只出海,袭击了南面的雷州半岛。不仅杀伤了4000多明朝正规军部队,还俘虏了参将与把总各一名,击毙了当地指挥。这一事件本身也暴露了明朝官军对于加强自身防御实力的无所作为,基本上没有吸取过去几十年里的教训。

澳门之光:曾一本海盗叛乱与葡萄牙人加入明朝番兵体系

亦商亦盗的沿海团体 就是明朝水师的实际主力

围攻澳门

澳门之光:曾一本海盗叛乱与葡萄牙人加入明朝番兵体系

曾一本的船队 就是明朝水师标准

1568年的6月,再度出发的曾一本叛军,开始准备从珠江进攻广州。就和4年前的同乡叛军一样,他们深知明朝在珠江口没有任何像样的防御准备。他们的兵力和武器装备水平,也比前一批同乡更加厉害。除了有较大的战船作为平台,近三分之一的士兵也装备了包括火绳枪在内的各种火器。很多船只上也配备了诸如弗朗机一类的火炮,称得上明朝水军中的精锐。

相比之下,明朝在上次事变后的四年里都无所长进。哪怕有抗倭名将俞大猷坐镇广州,也无法提前组织起像样的海防力量。当曾一本的舰队叛变,广州地方官麾下已经没有任何战船可用。在叛军一路冲向珠江口的同时,官营船厂才开始凑齐人手打造新的舰船。至于用来驾驶新船作战的人员,则更没有着落。

澳门之光:曾一本海盗叛乱与葡萄牙人加入明朝番兵体系

曾一本首先瞄准了几乎没有防卫力量的澳门

转载请注明出处我爱八一军转网 » 澳门之光:曾一本海盗叛乱与葡萄牙人加入明朝番兵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