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5i81.org

最美贤内助 人民好军嫂

本报记者 龚波华 通讯员 谢析搏

“你说我是你肩上的那颗星,让闪亮的岁月扮美军营……”3月8日,武警江西省总队、省妇联联合评选表彰了“十佳军嫂”。一段段家长里短,一声声深情诉说,展示了爱国、忠贞、自立自强的新时代军嫂形象。

万聪:尿毒症军嫂的生命赞歌

万聪是武警江西省总队一支队四中队中队长张青山的妻子。由于张青山所在的部队经常担负各项急难险重任务,两人虽在同一城市,守望却成了万聪每天的必修课,但她却安慰自己:谁让自己是光荣的军人家属呢!只要丈夫安心工作比什么都好。

天有不测风云,2010年的一天,万聪突然感到双眼模糊、头疼,经医院确诊为尿毒症。面对突如其来的打击,她仿佛陷入了无底深渊。看着童声稚气喊着妈妈的儿子和疲惫的丈夫,怀着对家的深深爱恋,万聪重新鼓起了生活的勇气。

由于病情加重,一时又没有合适的肾源,万聪只能做血液透析来延缓病情。丈夫因为忙很少陪她,她每次都是一个人挤公交车去医院,每周两次透析,一次4个多小时,默默地承受着病痛的折磨。看着别的病人都有家人陪伴着、呵护着,她也会在心底暗暗羡慕,而更多的时候,是悄悄擦去眼角的泪珠,给自己一个笑脸:“我一定会好起来!”

2011年春节,公公婆婆从安徽老家赶来过年。为了不增加老人们的精神负担,万聪愣是隐瞒了病情,公公婆婆在南昌住了10多天,都没有发现儿媳的病情。有时病情反复,万聪回家上4楼都需要休息3次才能上去,半夜还得起床吃药。生病后,个人没有经济来源,每一笔开支都精打细算,从来没有为自己添置过新衣物。即使是这样,她也没有在丈夫面前诉过一声苦,叫过一声累。她常笑呵呵地对邻居们说:“部队有纪律,丈夫的事情也很多,我自己能做的,就不给他添麻烦。嫁给军人,我不后悔!”

卞高柳:两地相守不离不弃

“十佳军嫂”卞高柳是总队新闻站干事陈晓东的妻子。两人虽都是安徽阜阳人,但陈晓东一直在武警江西省总队工作。

结婚3年多来,卞高柳和丈夫陈晓东一直过着两地分居的生活,柔弱的她自然成为照顾家庭的顶梁柱。为了更好地照顾家庭,她脱下了心爱的警服,成为阜阳工贸学校的一名普通教师。公公婆婆快70岁了,身体一直不好,所有家务卞高柳都承担了下来。公公经常胃痛,长年累月离不开药。为了能及时提醒他服药,卞高柳将服药时间定在了手机上。几年来,从没有一次因疏忽而忘记给公公服药。婆婆每逢阴雨天身上关节都是疼痛难忍,她只要一有时间,就会用热水给婆婆泡脚按摩,缓解婆婆的痛苦。在邻居眼里,每天总能看到卞高柳忙前忙后的身影。他们常夸老人家福气好:“现在像这样的儿媳,真是打着灯笼也难找!”

怀孕的时候,看着别人的妻子有老公在身边嘘寒问暖,卞高柳的心里总是酸酸的。她坚持自己买菜、做饭、洗衣服。每回怀孕定期检查,拖着笨重的身体跑前跑后的她,在一堆前呼后拥的孕妇中显得分外扎眼。卞高柳的预产期是在2010年6月,而此时丈夫陈晓东正战斗在抚州唱凯堤抗洪抢险一线。陈晓东在电话里说,等洪水降到警戒线以下就回来,于是卞高柳每天都盯着新闻,了解洪水的涨落情况,心情也随着洪水的升降或高兴或沮丧,但最后分娩时还是没能把丈夫盼来。

然而,孩子出生不久,却被诊断出先天性脑积血。为了不耽误丈夫的工作,卞高柳经过反复考虑,说服家人,办理了停薪留职。在安顿好老人后,她只身带着孩子,开始踏上了四处求医问药的漫漫长路,但至今没有找到有效的治疗方法。丈夫陈晓东打电话询问情况时,为了不让他工作分心,卞高柳总是安慰说:“家中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能照顾好儿子和这个家。孩子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龚厚玲:比翼齐飞的贤内助

龚厚玲是总队医院医生周育宏的妻子。婚后两年,周育宏天天忙于应对日常医疗工作,不知不觉放松了对业务的学习。作为朝夕相处的妻子,龚厚玲及时提醒丈夫:“现在医学技术发展这么快,本科所学的东西是远远不够的,你可不要安于现状!”在妻子的鼓励和支持下,周育宏潜心备战研究生考试,2004年被录取为第二军医大学硕士研究生。

2004年10月,他们的孩子出生了。正当周育宏犹豫不决的时候,龚厚玲“狠心”地把他赶出了门外:“一切放心,家里有我呢!” 2007年,在为是否继续攻读博士学位的问题犯难时,龚厚玲坚定地对丈夫说:“现在部队建设急需人才,家里一切有我,放心吧!”2008年,周育宏毕业回南昌,成为总队医院创“三甲”工作负责人。5年的时间里,龚厚玲默默忍受着艰辛,始终独自一人带着孩子。周育宏十分愧疚,但龚厚玲却淡淡地笑着说:“谁让我是光荣的军嫂呢!”

转载请注明出处我爱八一军转网 » 最美贤内助 人民好军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