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5i81.org

袁世凯把北洋新军练成自家军队他每月都亲自点名给士兵发饷(组图)



  黑呢制服,站坐时腰背挺直 ;平常少有笑容,生气时骂“混蛋”,气极了,骂“混蛋加三级”;待部下很和气,但大家都很怕他—这就是袁世凯三女袁静雪(原名叔祯)对父亲的印象。

  作为男人的袁世凯,单从外形上来看确实少有男子汉的样貌,他身材短小,体态臃肿;读书不多,屡试不中,然而他的另一番风度却是不少人所没有的,有人说,当他坐在那里时,精光四射,就像一只老虎。

  在袁世凯去世后的近百年里,人们对他的研究从没有停止过。他战朝鲜,平定叛乱;他练新军,推动维新;他剿拳匪,向外人示好;他攻打革命军,逼清帝逊位;他拥戴共和,却又登基称帝,他是一个那么矛盾的人物。

  从袁项城,到袁宫保,到袁大总统,再到洪宪皇帝,本期的《发现青岛》,我们就来为您还原一个真实的袁世凯。

  袁项城:5岁观战无惧色

  袁世凯(1859年~1916年),字慰亭,号容庵、洗心亭主人,河南项城人,故人称“袁项城”。

  袁世凯出身在河南项城的一个大家族,他的童年时期,河南一带捻军作乱,据说在他5岁时,有一次,捻军一哨人马又来攻袭袁寨。有人把袁世凯抱到城垣之上,眼见捻军征尘飞起、呼啸而至,袁世凯竟然毫无惧色,这使大家都感到很惊异。

  袁世凯22岁步入仕途,投奔庆军统领吴长庆麾下。此后在朝鲜作战中有功,被李鸿章赏识,后回天津编练新军。1898年,袁世凯迎来他人生中的第一个重大转折之年,他为求自保而向直隶总督荣禄表忠,加剧了戊戌政变的激烈程度,由此赢得了慈禧的信任,成为其发迹的重要原因。

  当时,维新变法所引发的帝后之争愈演愈烈,一方面光绪帝急于进取,大力革除守旧官僚;另一方面慈禧太后希望光绪帝稳健推行变法,唯恐新法违背祖宗规矩,并决议发动政变干政。光绪帝无奈之下颁布密诏,要维新派筹商对策。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等维新派的核心人物决定实行兵变,包围颐和园,迫使慈禧太后交权。

  长久以来史学界的主流说法是,袁世凯是个两面派,他用假话哄走了谭嗣同,但看到慈禧的势力远远超过光绪皇帝,决定投靠后党。袁世凯的告密直接导致了慈禧太后发动政变。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关于整个戊戌政变的记述主要有两本材料,一是梁启超多年后所著的《戊戌政变记》,一是袁世凯在政变后数日所著《戊戌纪略》,近年来的史学研究者逐渐认为,袁世凯的记述要比梁启超的记述可靠得多。

  余沐在《正说清朝十二臣》一书中写道,1898年农历八月初三深夜,谭嗣同只身前往袁世凯的寓所法华寺 ,托以出兵相救的重任,说服袁举兵杀荣禄,包围颐和园,对慈禧太后则或囚或杀。袁世凯先是坚决不从,见谭嗣同大有鱼死网破之势,只得敷衍答应。据袁世凯记述,谭嗣同走后,他“反复筹思,如痴如病,遂亦未及递折请训。细想如任若辈所为,必至酿生大变,危及宗社,惟有在上前稍露词意,冀可补救。”也就是说,袁当时并没有告密的举动。

  八月初五,袁世凯回天津后也没有立即向荣禄告密。直到八月初六晚,当听到政变消息后,袁世凯以为事情已经泄露,为保全自己,才向荣禄和盘托出了“围园劫后”的密谋。八月初七,慈禧太后得知维新派有罢黜太后之意后,恼怒至极,对事件性质的认定有了重大转变,因而下令大肆捕杀维新人士,致使事态扩大。

  尽管袁世凯没有在第一时间出卖维新派,但他见风使舵的表现得到了慈禧的肯定,慈禧太后为表示对他的信任,特准他在西苑门内骑马。此后,袁世凯便以慈禧太后和荣禄为靠山,开始飞黄腾达起来。

  袁宫保:把新军练成自家军队

  袁世凯的发迹除了有众人的扶持之外,还源于其个人非凡的政治才能。他早年在朝鲜作战时就敢打敢冲,回天津练新军时也才干非凡,事后证明,取得慈禧太后的信任只是他得以攀登政治顶峰的助力之一,真正的本钱则是他在天津练兵时编练的北洋新军。

  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十二月,清廷任命袁世凯兼任练兵大臣 ,负责编练新军事宜。袁世凯乘机开始编练北洋常备军,即北洋军。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编成北洋军6镇,共6万余人。除第一镇外,其余5镇的统制(相当于师长)都是袁世凯的嫡系亲信,统领(旅长)、统带(团长)则都是小站练兵时的旧班底。在此期间,徐世昌、冯国璋、段祺瑞、曹锟等一大批才俊被袁世凯笼络。这样,北洋派系军人自成一个体系,其他势力根本插不进去,北洋新军也就成了袁世凯的私人武装。

  余沐称,袁世凯练兵有一套自己的法则,他曾言练兵“比起做文章来,到底容易多了”,认为练兵的秘诀“主要的是要练成‘绝对服从命令’。我们一手拿着官和钱,一手拿着刀,服从就有官有钱,不服从就吃刀”。袁世凯练兵有三绝,第一,他向官兵进行思想灌输,让官兵相信他是大家的衣食父母,只有听命于他,才能升官发财。为了加强对士兵的控制,他还编了《劝兵歌》,对士兵进行政治灌输。第二,袁世凯对士兵关怀有加,在小站练兵时,他对各级军官和幕僚,甚至棚头弁目,几乎都能认识,并且还能大致了解每个人的脾性以及长处、缺点。第三,他重视士兵的福利,为了杜绝过去军营中吃空额、冒领等弊端 ,在每月发放饷银时,袁世凯都亲自点名,按名发给。有了这样的训练,北洋新军在当时的中国作战实力堪称一流,更重要的是,它成了一只除袁世凯外他人无法调动的军队。

  此前,袁世凯因为在八国联军侵华期间表现出色而受封太子少保,袁宫保也成了他新的称呼。受命辅佐太子的袁宫保终究没有真心实意地投身于挽救大清朝的事业中,在日后镇压革命军时,北洋新军动作迟缓,指挥不动,以至于满族大臣荫昌感慨北洋新军“只知有袁宫保,不知有大清朝”。

  1912年2月12日,清帝溥仪在袁宫保的“劝谏”之下宣布逊位,清王朝就这样终结了。

  袁大总统:选总统一场闹剧

  袁世凯发迹的第三个原因在于他灵活的政治手腕,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每一个政治家所必备的素质。无论是正大光明还是下流龌龊的手段他都敢使,无论是正人君子还是鸡鸣狗盗之徒他都能用。

  在推翻清朝之后,袁世凯从孙中山手中接过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一职,并一度跟革命党大打出手。1913年,在宋教仁遇刺后,革命党发起“二次革命”,但终因为力量悬殊而很快失败。武力打败了革命党人后,袁世凯的威势暂时达到了高潮,他开始筹划将自己的临时大总统转正。1913年10月6日,759名国会议员(按法定总人数在800人以上,俗称“八百罗汉”)来到选举会场,正式选举民国首任正式大总统。按照新公布的《总统选举法》,选举大总统须2/3的议员出席,以无记名投票的方式进行选举,候选人必须在得票3/4以上当选。

  金满楼在《北洋野史》一书中说,刚开始的时候,选举还算正常。第一次投票后,经统计,袁世凯得471票,黎元洪154票,其他还有几个候选人只得零星数票。袁世凯这次虽然得票最高,但因为某些议员投了无效票,因而袁世凯的得票仍旧没有达到法定的3/4多数,因此还需要再进行一次投票。

  就在这时,选举会场外突然来了数千名貌似军人的不相干人等,他们打着“公民团”的旗号前来观看选举。当袁世凯首次没有当选的消息传来后,这些“观众”便整齐严肃地大踏步进入会场,将正在投票的议员们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个水泄不通,就算插翅也难飞。议员们何时见过这等架势,只得推议长去交涉,要求这些人退出会场,不得干涉选举 。谁知那帮人听后,反而大声嚷嚷起来:“我们都是‘公民团’,今日推选大总统,关系重大 ,倘若你们选出辜负众望的大总统,我们是不答应的!我们丑话说在前头,要是所选非人,今天各位就甭想走出会场!”


  在此情形之下,第二次选举展开。这次,袁世凯虽然得了497票,但黎元洪也多得了几票(162票),袁世凯仍旧没有达到法定多数。此时时间到了晚上,议员们饿得急了,想闯出大门找点吃的,但那也不行。议员们还没等走到门口,便被“公民团”的人拽住,轻则破口大骂,重则饱以老拳,把议员们打得抱头鼠窜,狼狈地逃回会场。据记载:“进步党议员籍忠寅、田应璜、张汉、廖宗北、彭邦栋等一干瘾君子烟瘾发作 ,涕泪满面,哈欠连天,然‘公民’无情,决不通融。烟徒们抓耳挠腮,捶胸顿足,扯发撕衣,出足洋相。后来,他们在会场里乱窜,到处寻找国民党议员,又是拱手,又是敬礼,苦苦哀求,让他们放弃自己的意愿,赶快选出大总统,好早早散会。”

  此后,第三轮投票进行,在“公民团”的帮助之下袁世凯得了507票,当选为中华民国第一任正式大总统。会场外,“公民团”听说选举完毕,领了报酬一哄而散。

  4天后,就任中华民国第一任正式大总统的袁世凯身穿陆海军大元帅钴蓝色礼服 ,头戴叠羽帽,乘着八抬彩轿,出现在故宫太和殿前。据说他宣誓就职后,文武官员都呼“万岁”,这是一个不好的预兆,两年后,袁世凯果真就称帝了……

  特约撰稿 田野

转载请注明出处我爱八一军转网 » 袁世凯把北洋新军练成自家军队他每月都亲自点名给士兵发饷(组图)